您現在的位置:滄州職業技術學院>> 紀檢監察室> 警世鳴鍾>>正文內容

忏悔:“反腐倡廉文件從來沒看過”

點擊數: 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——中國移動四川公司原副總


忏悔人:陳炳瀾。

  原任职务: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。  

  触犯罪名:受贿罪。   

  判决结果:2011年11月29日,陈炳澜被攀枝花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。   犯罪事实:陈炳澜在担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88.33万元、金条5根、手表两块。   

  開始追求高品質生活

  我出生在上世紀50年代,艱苦歲月在我身上烙下了一股子韌勁。工作後,我刻苦鑽研,自學掌握了微波通信、移動通信技術及公司運營管理。辛勤的付出爲自己換來了很多榮譽,我多次被派往國外深造,東窗事發之前我還享受著國務院的專家津貼。
 

  2001年,組織上任命我爲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四川移動分公司副總經理、黨組成員。從此,形形色色的私企老板

  像膏藥一樣,絡繹不絕地貼在我身邊,令我應接不暇。

 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,自己這樣一個身居要職、自命不凡的國企副總,在那些從頭到腳都被金錢包裹著的私企老板眼裏竟然一文不名。他們打心眼兒裏瞧不起國企領導人,更對我固守著微薄工資卻成天忙碌而不知享樂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,有的甚至赤裸裸地開出稅後年薪100萬元的條件,遊說我到其旗下效力,換取安逸舒適的生活。

  面對這一切,我的心開始掙紮:我用自己的智慧和勞動爲公司創收,爲國家繳稅,爲社會作貢獻,拼死累活,卻囊中羞澀,被人恥笑。而那些成天圍著我打轉,對我阿谀奉承、百般討好的私企老板做成個項目就能賺到幾百萬甚至是上千萬元,過著揮金如土的奢華生活。

  我的價值在他們眼裏就如一粒粒塵埃,輕如鴻毛。與其望“錢”興歎,不如實現改變,追求高品質生活,才不枉到世間走這一遭。

  我的思想防線一崩潰,行動便立竿見影。我開始利用手中職權,通過那些私企老板大肆撈取金錢。我在南方和北方共買了幾套房子,過起了候鳥式的遷徙生活;我穿梭于高爾夫球場等高檔場所,把自己打扮得光鮮體面……

  终于过上了跟私企老板一样的高品质生活,但是我也一天天脱离了之前正常的生活轨道,一步步堕入了犯罪的深渊。  

    最難拒絕的是老朋友

  回頭細算,我已經做了18年的移動通信建設維護工作。從最初9年的艱苦創業期到最近9年的高速發展期,我工作起來越來越娴熟幹練,遊刃有余。

  被任命爲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四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,這既是我事業發展的鼎盛時期,也是我自甘墮落邁向腐敗的轉折點。

  那时,移动通信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投入建设。这对于我来说,既是千载难逢的机遇,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可是公司内部矛盾日趋紧张,而合作伙伴间的竞争又日益激烈,我就成了他们拉拢的首要目标。当时我格外小心谨慎,还自定“约法三章”,主动拒绝诱惑。但是,自我坚守的路走得很辛苦。在得罪了不少领导和朋友后,我招架不住了。那些没有成为合作伙伴的公司老总带着一沓沓的钞票登门拜访,而已经达成合作协议的公司又想方设法对我进行感情投资。  

  最令我難以拒絕的是那些多年來一直交往密切的朋友。我是外地人,在成都沒有親戚朋友,那些相識于上世紀90年代的老朋友自然成爲我生活圈子裏的重要成員。無論我家裏遇到什麽困難,他們總是熱情地幫忙。而如今談到合作掙錢的事,我又怎麽開得了口不幫忙?于是我就想,工程給誰不是給,給朋友,這是記情,而且還可靠。

  就这样,昔日的老朋友摇身一变成了合作伙伴。老朋友们也从来没有忘记是我带给了他们发展和赚钱的好机会,经常借着过年过节的名义送给我一些名贵烟酒和红包。在几番推辞不掉之后,在朋友情谊的渲染下,在侥幸心理的支配下,我自欺欺人地把这些都当作朋友间的礼尚往来笑纳了。之后,类似的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,以至于后来成了家常便饭,最终走到今天的结局。   

 反腐倡廉文件從沒看過

  近年來,反腐倡廉工作一年比一年抓得緊,相關的文件和規定在我辦公桌上至少有10來本。可是,它們從來沒有得到過我的青睐,甚至我都沒碰過。

  我没有开过一次像样的民主生活会,即使开了,不是自我表功,就是互相吹捧,一团和气。公司开例行学习会,我虽然也在场,但从来都是身在心不在。我不是不知道自己处在风口浪尖,但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,我是副总经理,公司发展仰仗着我打理,谁能监督我?谁又敢监督我?就这样,我既不学习,又不接受监督,自我感觉越来越好,收受钱财的胆子越来越大。  

 
 身陷囹圄後,我後悔莫及


  面對著高牆鐵窗,我徹夜難眠。曾經那些隨波逐流的想法和做法,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變得越來越可笑和愚蠢!靠智慧和勞動掙錢,光明正大、光榮心安,我怎麽會以此爲恥呢?

  幫助老朋友發展,只要符合規定本也無可厚非,我爲什麽要收錢呢?是人就可能犯錯,我是副總經理,爲什麽就不能被監督呢?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,我爲什麽要如此折騰呢?

  我对不起深爱我的父母和妻儿。年近八旬的老父母远在重庆,我很少回家探望,不仅没有尽到孝心,却还要令他们如此伤心。妻子与我相濡以沫15年,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,全靠她操持,她却从无怨言,我本想退居二线后好好补偿,如今却锒铛入狱,失去自由。一双儿女,尤其是才11岁的小女儿,她又将如何面对父亲带给她的耻辱和伤害?   
 

  如今一切都晚了,覆水難收。我唯有深刻反省,好好改造,爭取早日重新做人!(摘自《檢察日報》)

 

  


“最年輕院士”的腐敗軌迹

  頭頂“中國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”、“中國動物克隆體

  創始人”等光環,擔任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、經費約200億元的重大科研專項副總工程師,中國工程院院士李甯近日卻因侵吞科研經費被批捕。

  在新中國的科學史上,52歲的李甯很可能成爲首個被取消院士稱號的“兩院”院士。這個曾公認前途無量的科學家爲何卷入腐敗?

  兼任“運動員”“裁判員”。位于北京市海澱區圓明園西路2號院內的中國農業大學生命科學研究中心,是李甯長期工作的實驗室所在地。

  根據中國農業大學官網發布的簡曆,出生于1962年的李甯1982年大學畢業後,在2007年當選爲院士,堪稱“罕見速度”。他所負責的科研課題同樣重大:其中“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”2008年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立項,投資約200億元。而李甯長期擔任這一業內公認“航母級”科研項目的副總工程師。

  李甯團隊曾創造了多項世界和全國“第一”:如世界最大的克隆牛、中國第一頭克隆豬等。僅中國農大生命科學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,2006年至2010年的5年間,國際論文、省部級獎項等“學術産出”中,李甯占據其所在院系全部獎項的一半多。與之相應的是,其獲得經費的“吸金”能力在業內也“屈指可數”。同一時期,李甯所在的生物學院獲得科研項目達374個,獲得國家及各類經費達6.8億余元。

  “李甯最受爭議的,就是他既是專項主要負責人、把關者,也是數十個子項目的負責人或顧問。”一位知情專家表示。
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爲,科研項目從立項、經費管理到項目評價,整個環節由行政部門主導,“重立項、輕研究”傾向普遍存在,身兼“運動員”、“裁判員”是一批課題的普遍做法,以強化個人拿項目、搶經費的能力。

  “殼公司”撈錢致“出事”。記者調查了解到,長期擔任重大課題負責人、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的李甯,還參股或控股開辦了多家企業。正是通過“殼公司”參與課題、撈取公款,直接導致其“出事”。

  根據工商登記資料,李甯名下企業分布在北京、無錫等地。成立于2009年1月19日、注冊資本爲1000萬元的“北京三元濟普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”,就是一家以李甯爲法人的公司。

  記者按濟普霖公司發布的招聘地址查詢,發現其址就在中國農大附近一處居民樓中。周邊居民說,“根本不知道有這家公司存在。”而公司登記、公布的兩部電話一部爲空號,另一部無人接聽。就是這家“只見其名難覓其蹤”的企業,卻屢屢參與李甯承接的國家課題,進而獲得國家經費。檢索論文庫發現,李甯共刊發核心以上期刊論文500余篇。以“中國養殖可持續發展”等課題名義刊發的論文中,濟普霖公司名列參與者。不完全統計,濟普霖公司參與的類似課題項目有近20項。

  根據巡視整改通報,李甯等人承擔的、農業部牽頭組織實施的“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”重大專項有關課題,正是套取經費事發的導火索。盡管被侵吞的具體金額尚未公布,但記者在一份《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重點課題申報指南》中看到,該科研專項旗下單個子項目的規模爲200萬元至300萬元。同時承接多個項目的濟普霖公司,掌握的經費估計至少上千萬元。

  一位省級涉科研部門的經費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坦言,上述做法不是孤例。“這幾年企業參與省裏科研項目的不少,但效果待觀察。像上市公司那麽大的賬目流水,很容易以各種科研名目報銷掉幾百上千萬的經費,甚至查出有企業將經費挪用在房地産上,簡直把基層科研經費當個‘筐’,是啥都敢往裏裝。”


  個案折射制度性漏洞。李甯案不僅僅涉及個人道德,更重要的是暴露出我國科研經費管理方面諸多制度性漏洞:

  ——將經費結余作爲研究人員個人收入,爲何成爲各方“默許”的明規則?
一位“211”院校青年課題負責人表示,經費如果花不完,按理應上交,但大多時候沒有人這麽幹,而是設法“吞掉”。“高等院校教職工收入偏低的背景下,經費結余長期是校方默許的額外收入。”上述負責人表示。

  ——借助企業參與科研以便“報賬”爲什麽不受監管?

  與李甯類似,在此次曝光的教授套現經費案件中,已被判刑的陳英旭同樣是利用國家重大專項總負責人的便利,將關聯公司列爲課題外協單位,再通過虛假發票、虛假合同套取經費。業內人士指出,在《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資金管理實施細則》中,對這些形形色色的“外協公司”竟沒有一條專門的規範,甚至未要求課題負責人開辦的關聯企業“回避”。

  ——科研管理行政化、功利化易引發“吸金”亂象。

  一位科研人員說,當前,科學界存在一種不正常的現象:評價科學家的標准不是看其學術水平、業界口碑,而是看其是否能吸引和占有大量資金。由此也造就了一些“科學家富豪”。

  中國工程院發言人董慶九表示,中國工程院將視司法機關認定事實、性質和生效的判決,依據該院章程和有關規定,按照程序對李甯作出嚴肅處理。
 


作者: 錄入者:劉霞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4年10月21日
相關信息
沒有相關內容
信 息 沟 通
  • 電話:0317-2128720
  • 郵箱:czzyjj@163.com
  • Q Q:3207689492
  • 地點:辦公樓二樓201室
友 情 链 接
  •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
  • 中央紀委監察部舉報網站
  • 國務院糾風辦糾風之窗
  • 中國廉政網-中國紀檢監察報
  • 國風雜志
  • 中國反腐倡廉網
  • 中國監察雜志
  • 河北法治網
  • 河北效能網
网 站 统 计
滄州職業技術學院